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我的岁月,我的河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略顿文学网 -[收藏本文]

(第一章)

时光在不经意间流走,年华在蹉跎中消溶,回首路······如泪······如歌·······如画······

我出生在江西瑞金,取名香子,那是六十年代初,一个动荡而物质贫乏的时代,在我呀呀学语时,一心想叶落归根,带着我们全家回到祖籍河南;河南位居中原大地;滚滚黄河水滋润着两岸儿女,在黄河岸边有个村庄叫下洼,那就是我的。

父亲十岁左右就失去了双亲,唯一的姑姑也被人贩子贩走,不知了去向,父亲靠着给祖家们放牛、割草换婉饭吃,维持到十六岁被抓了壮丁,从次流落······

回到家乡,父老乡亲各家帮忙,盖起了两间草房、一间灶火,从此开始了我的生活;

望着远处灯火阑珊···我的思绪开始蔓延···满满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里红枣树,儿时的玩伴、飞舞的毽子,还有那村头满天遍野飞舞的槐花,轻盈的跳下枝头,飘散着灿烂的清香。( 网:www.sanwen.net )

那个年代,可以说是没有玩具的几个小们用小瓶子泡点肥皂水吹泡泡就很开心,最有趣游戏是老鹰捉小鸡,小伙伴们轮流当老鹰,每回轮到我、我都会聚精会神、瞪起大大眼睛、声东击西,追的小伙伴们东倒西歪、趁机就多捉小鸡,有时欢声笑语、有时也互相埋怨,打头一般都是稍大孩子,他会使出浑身力气护着后边小鸡的、丢的小鸡越多就是个失败者、队伍剩的越多就是胜利者;摔的伙伴们青一块紫,个个还是不放弃、坚持到这论比赛结束,小伙伴们格格的笑声常常绕回我的梦里,往事如烟、如河;怎能忘记儿时的嘻嘻······什么癫痫病医院好 大家一起来看看千里之外,借天边的流星、空中飞问一声我的伙伴愿你们一生安好!

又是一季艳阳高照,大自然循环轮回,到了,一片片金黄、一垄垄果实;飘荡着万物的芳香···

村里新志爷家有颗大枣树,到了农历八月十五前后就成熟了、那郁郁的枣枝上挂满了像玛瑙般的枣子、非常之诱人,每到放学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商议着想摘枣子吃,用石头扔的、竹竿打的,无论谁打下来枣子、大家都会争先恐后享受的收获;打着、拾着、抢着;不知啥时候新志爷来了、狠狠训斥我们一顿,孩子总归是孩子、也不顾大人态度如何,枣子到自己口袋就行了,他也拿我们无奈;总归是本家孩子;他就勒令我们不要自己打了、他上树给我们弄枣吃,他上树可在行,爬到树上只见他用他那有力的大手晃一晃枣枝、小枣就哗啦啦落下来、地面上红红一层、甘甜诱人,小伙伴们像做竞技一样往自己口袋装···这就是我的父老乡亲、儿时的伙伴、淳厚、;一股枣香飘来,醉了乡间、醉了秋天!数不尽童年往事似一杯浓浓的咖啡暖暖的、更似一杯淡淡清茶让人回味。

是一个人的黄金时段;可我的少年是苦涩的、

岁月就像磨盘石、磨去了苦难、磨去了流年···可埋下的是我一滴、二滴、三滴、化做心的眼泪······

记得那是;一九七四年至七五年吧,在极左政策约束下合理的农业结构被破坏,公社建制下生产大队,田间、地头搞宣传、学生也不正常上课;劳动、写大字报、我是学校宣传队报幕员;有时也参加节目演出;我记得有首歌叫【防修扁担】我们赵老师拉二胡、张老师吹笛子,俩个同学敲锣、打鼓搞得轰轰烈烈,没有道具就用围脖子当道具、小脸一个个抹的通红,几个天真烂漫小姐妹尽情歌唱、尽情舞动;那银铃般的歌声、那头上跟着舞动小羊哈尔滨中亚医院看的怎么样角辫在二胡声中,在沾满花香的风中翩翩起舞······。

又是一年暖花开,我走进村里桃花园、素手捧起粉红的花瓣,一阵微风吹来、桃花沾满了脸,一瓣瓣落入我的心田,禅语声声迎来父老乡亲春的播种;秋的期盼···

岁月长河啊!您流走人世间多少、多少心酸,那是一九七五年;也就是大革命后两年,国家政治状况发展到非常严重程度;农村四清,城市五反;那时候全国形势一片红,经济作物、养殖业、种植结构被严重消弱,合理农业结构被破坏,导致粮食来源单一,主要粮食是红薯、玉米,公社建制下生产大队;统一土地、统一劳动,靠挣公分、分配口粮;我家有父亲和两个哥哥劳动,姐姐远嫁他乡,当时我上六年级是班里语文课代表,学习成绩还好,心里一直有个愿望;想走出这黄土高坡、哪怕去趟县城也好呀!家里实在太穷啊;俩个哥哥到了该取亲年龄;父亲一声声叹息,一袋袋闷烟,在我们农村取媳妇要看有没有大瓦房、可盖三间瓦房也得八百至一千元;天文数字啊;平时吃盐、点煤油灯全靠养几只小鸡下蛋换来的,我十五岁了也没见过五毛钱,平时吃红薯、玉米为主,尤其吃那红薯窝窝头、简直够极了;哎!再难父亲总是鼓励俩个女儿读书;在我们乡下上学上到三至五年级就不让上学了,到了十七八岁就嫁人了,有一天姑姑来了,看着俩个大侄子、就和父亲争执起来,又叫来了本家大伯大娘,我清晰记得;姑姑数落父亲那语气;你说你憨到家了,放着俩个如花似玉姑娘、盖不起房子、儿子取不上媳妇,大女儿一分一文不拾就让她出嫁了,这个闺女你还这么盘算,只有这条路把香子找个婆家要两间瓦房啥都解决了,大伯,大娘也你一言我一语像批斗我似的;无论她们怎么说老爹就是不表态,笑笑抽着自己的老烟袋,姑姑看咋也劝不动、生气回家了。

广东珠海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月的清晨;村庄树枝头上布谷声声,雄鸡崔明;忽然一阵清风吹过飘来了槐花的清香···

当当、当、老队长敲响了上工钟声,伯伯、叔叔们手拿镰刀参加生产队麦收会战,每年麦收学校也放假几天、跟在大人后边拾麦穗;举目望去麦波荡漾、一片金黄;六十岁老父亲和壮年一起在这火辣辣太阳下一起劳动,为的是多挣公分、多分口粮,看着他弯曲又瘦弱背影我一阵阵心酸;女儿知道你这是为我们操劳,太阳啊;太阳你歇歇脚,父亲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背,几十亩麦田在他们双手中一镰镰、一把把、一垅垅顺着镰刀莎莎声而倒地······

麦收结束了又有几天空闲,本家永城叔到家串门,这次是为大哥说媒来着;婶子娘家侄女,相约定了个见面日子,那天我记得在双方大人陪同下见了面;大哥不太同意、人粗粗啦啦、还不识一个大字,可嫂子相中了大哥;父亲训了大哥几句,人家不嫌咱家穷,没有瓦房咱就烧香了;大哥也就无奈接受了;转眼到了娶亲日子;嫂子娘家要三百六十斤麦子,这可愁坏了全家,一共五口人口粮,小麦本来就少,这一年日子咋过啊;大哥不同意,父亲坚持这么办,这一年更惨了;光靠红薯窝头充饥了,就这样在亲朋乡邻帮助下总算为大哥成了个家,两间正房归大哥们,我们又盖了一间草房加个偏衫子,父亲和二哥住整间我和住偏衫;早上穿衣服站在床上头都抬不起来,每每想起就会落泪;女孩啊;你那会那个时代女孩苦难,尘世间岁月里多少无奈藏其中。

滚滚黄河啊!您掏尽了世间多少沧桑;思绪落淺,这一年我该上初中了、二哥也二十二岁,本打算让他当个兵也算个出路,世间的险恶、社会不公,这个愿望也落空了;这个家再一次走到十字路口,我不想上学了,下来割草换公分,贴补家用;可父亲总是笑着说有爹在就让俺闺女上学,走出这穷突发性癫痫是不是能治疗地方;时光在穿梭,忽然有一天父亲没能起床,母亲叫来了村医、把把脉像很弱,急火攻心所致,拿了点药吃吃看吧;母亲煮了一碗白面条就算营养品了,父亲休息了几天又慢慢起来去生产队看护果园了。

转眼凉风徐来,秋雨绵绵······一场感冒老父亲再也没有起来,村医看了看说;赶紧去县医院看看吧,第二天天刚刚朦朦亮母亲和二哥用地排车拉着父亲进城看病了;傍晚五点左右他们回来了,我赶紧问母亲;父亲啥毛病啊;母亲也不之声,去做晚饭了,我有问父亲,他笑了笑说;没事歇两天就好了。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追问母亲,她哭了说;医生说你爹肚子里长了个小疙瘩、住院开刀,一百元押金,他太瘦了,术后得好好营养才行,天啊!我和母亲抱头,我走到父亲跟前、再也控制不住放声痛哭、爹呀爹我不上学了、你把我说个婆家换点钱给你治病吧;老爹呀老爹再苦再难总是自己吞;傻闺女没事的、我这么大人、它那点小疙瘩能把我咋招,养养就好了,那时候医学也不发达,我更不知肚里长疙瘩是个啥概念;就这样父亲只靠吃点【鱼肝油】去痛片维持着,一年后、七七年一月二十父亲就这么无声离开了我们···那一年国家刚刚恢复考试制度,我努力复习着、有一天上政治课、我突然放声痛哭昏倒在地,李老师和同学们急忙找来村医把我送回家,村医用针灸了好长才苏醒,村医对母亲说;这闺女是过度才导致心神失常;大概半月没去上学,我的心彻底失望了,没有了父亲便没有了上高中的希望。

远在东北姐姐、姐夫知道了家中变故;想法设法在七七年六月把我们迁到了北大荒;千山万水踏向异乡。

路如青藤之纵横、我的心啊!!汇成一泓清波,在静默的里流淌成河······。待续;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