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第三者》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略顿文学网 -[收藏本文]

===第三者?真的会无孔不入?或许只有两人没有了第三者才真的会存在吧。。。

小夕掏出挂在腰间的钥匙,打开房门,看到客厅里的灯暗着,想来妻子已经睡了,为了不做出声响他便没有开灯,于是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将衣服换去,转身而走进浴室。

或许是每天的忙碌,让小夕的身心都有些疲惫,他只是简单冲洗了一下,上下不过十分钟的,便草草了事。

换上睡衣,身上也干爽了许多,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也许这才是一个做销售的真实写照吧;每天讲着心不由忠的话,面对虚伪的人或事,忙碌着、应酬着。

人会经常因为小夕的早出晚归而无法陪她,对他发些小脾气,偶尔也会吵架,但看到小夕渐渐疲于争辩,便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的前两年,妻子还是会为他做好了饭菜,每天晚上回家他只要将饭菜热一下即可。然随着小夕的日渐忙碌,和早出晚归的工作性质,两人的感情也慢慢的开始淡化,妻子对小七的早出晚归,也逐渐产生反感,或者说是一种对两人的失望。( 网:www.sanwen.net )

也许这才是爱情与最为可怕之处,那就是平淡中透着无味,直至感情淡化并习以为常。而小夕在忙碌了一天之余,也懒得自己去做饭,有时一碗泡面便草草打发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

小夕缓缓走到卧室,小心的打开卧室的门,看到老婆正在酣睡,也没有吵醒她,倒头便要睡去。

然而他刚刚闭上眼睛,便感觉一只温暖葱玉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直至延伸到他的下身。

“小夕…”爱人在他耳边温柔的唤了几声,声音略有些急促。

他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妻子仍在熟睡着,微微的呼吸声,和她身上淡淡的茉莉香味,让他感觉熟睡中的妻子是如此美丽。看着熟睡的妻子,小夕的心中产生一种深深的自责感,这不禁让他想起,两人刚结重庆治疗的医院有哪些婚时那种小夫妻间的与甜蜜。

他轻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太累了产生了幻觉。便没有多想,只是为妻子捋了捋被角,轻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便又睡去。

直至第二天早上,那惹人厌烦的闹铃声,将还在熟睡的小夕惊醒,他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时间。

“呀…已经八点多了,完了…完了,九点我还要见一个客户呢”此时他早已没有了睡意,匆匆穿上衣服。

“咦,小兰怎么起的这么早?”

小夕正要穿上外套时,突然发现平时总是赖在床上的妻子,此时已经不见了,床上她盖过的被褥,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这不禁让小夕感到有些奇怪。

他匆匆走出卧室,刚走到客厅,一股久违的香味从厨房轻盈飘来,“西红柿炒鸡蛋”小夕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

他突然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幸福,然后便是一种莫名的心酸和,“好长时间没有吃过小兰炒的菜了”小七缓缓的走进厨房,看到妻子还在手忙脚乱的忙碌着,他的鼻根微微的有些发酸,然后从背后轻轻将妻子抱住。

“小兰,对不起,这几年因为工作而常常忽略了你”说完,小夕便在妻子的耳根深深的吻了下去。

这一吻,带着他对妻子的亏欠,带着他对妻子深深的自责、内疚,还有深深的爱。之前与妻子之间的矛盾,在此刻统统化为虚无,剩下的,全是他对妻子爱的眷恋。

背对着丈夫的小兰早已是泪水洗面,虽然两人结婚已有五年,而且为了减缓房贷的压力,他们并没有要。但五年的时间了,妻子的容颜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比刚结婚时,多了些成熟的韵味,简单的说,那是女人味。

小兰缓缓转过身来,眼神中却带着些许憔悴,和幽怨。

“小夕,我们吧”。

小兰哽咽的说出短短的一句话,但语气却异常坚定。

短短的一句话,就像千金重锤,狠狠的砸在小夕的心尖上,“小兰,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没有明白你的意思”。

小夕此江苏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病时多么希望妻子刚才说的话,是他的错觉,是他听错了。当小兰再次面对小夕的眼神时,她有些却懦了。

厨房里一股焦糊的味道传来,让两人有些窒息。小夕愣在一旁一动不动,小兰熟练的将锅里的饭菜用几块抹布盖上,然后将电炉的电源关掉,再然后…,一双大手再次从背后拥了过来。小兰的眼睛已经通红,许是烟熏的的吧。

安静了片刻,小夕还在紧紧的抱着小兰。而小兰,则深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说道:“小夕,我在外边有人了,他对我很好,而且他很体贴懂得照顾人,重要的是他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说完这句话,小兰始终不敢看着小七的眼睛。

听完,小夕一把将她从怀中推开“你们上床了?”。

小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小夕的心如刀绞般巨痛,他知道,小兰是默认了。再加上小夕每次回家,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一回到家什么都不想做,只要一上床倒头便睡,所以两人也许久没有亲热过了。

当然,偶尔小夕会主动些,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妻子总是在他回来之前便早早睡去,似乎是不想与他有过多亲密,而小夕当时以为是妻子在生他的气,也懒得理会,正好他也省了许多麻烦。但此刻,看到面前的妻子风韵愈佳,满面红润,他什么都明白了。

小夕沉默了片刻,强行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声音异常冰冷。

小兰的语气很平静,“还有三天,我们在一起就一年了,小夕…对不起”。小兰歉疚的看了一眼小夕,之后又是沉默,因为她知道,当两个人已经没有了爱,那么分手的方式便是沉默,虽然这对小夕有些残忍,但也不能不说这是最好的办法。

听完小兰不温不火的话,小夕总想找个什么理由来恨自己的妻子,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的痛,但是他错了,爱与恨终归是由爱而生的。

啪!小兰的话刚刚说完,一个清脆的耳光,实实的落在小夕的脸上。小兰被清脆的声响吓的微微抖了一下。

啪!又是一声脆响,当小夕再次想邵阳哪家医院专治癫痫要举手拍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小兰猛地抓住他的手,发疯似的喝到。

“够了!你能不能不这样!自从我们结婚到现在,你有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需要的是什么?在你眼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记得有一次我生病的时候,发烧三十九度,当我给你打电话时,你问都不问只说你很忙,然后就匆匆挂掉电话,那时候你知道我的心中是什么滋味吗?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还有,每每你回到家,洗完澡上床就睡,我想问你,我们上一次亲热是在什么时候?哼!恐怕连你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吧?”

说到这,小兰突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可悲,但是与却始终战胜了她的贞节。

小夕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小兰的声音恢复了平静,此刻泪水从她的眼角流淌着,“每次你都是早出晚归,而我除了做饭就是工作,然后独守空房,你知道那种寂寞的滋味吗?这种我早已经受够了!”之后小兰的眼神转而变得温柔起来,“后来直到我遇见了他……”。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这个家,你不是喜欢孩子吗?我这么努力的工作,还不是为了以后,能让你和孩子过的好一些吗?难道我有错吗?”小夕的情绪显得非常激动,他全身在颤抖着。此刻他觉得,事业上的成就感与挫败感,远远不如爱人或者亲人更能将自己猛烈的打败。

小兰只是轻轻的摇头,她不想再与小夕争吵下去,因为没有了感情,一切的争执都是没有必要的,爱是自私的,人也是自私的。

这次之所以早早起床,为小夕做他最爱吃的菜,就是想为她们的感情做个了断,然后,从此陌路。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五年,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不管怎样,毕竟是有感情所建立的五年。

小兰深深叹了一口气,擦干脸上残留的泪水,坚定的说道:“明天早上九点,我在民政局门口,下个星期我会和他一起去法国,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了”。说完,小兰再次深含着泪水,闪电般的走出家门,当小夕清醒过来时,小兰早已不见踪昆明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影。

第二天,民政局。

印章落下的响声,犹如两声闷雷,小夕的心被震得猛烈颤抖着,之后一股眩晕突袭而来,额头豆大的汗珠落在地面,安静。。一切是如此的安静。。他似乎听到了“滴答…滴答”的汗水掉落的响声,然后大脑一片空白。

小兰回过头,想要再看他一眼时,却发现他面色铁青,嘴唇发紫,两眼泛白,欲要摔倒在地。

小夕在倒地的瞬间,只是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然后不停喊他的名字,但是熟悉的面容和声音,却离他越来越远,之后就是一片黑暗。

蹭…

小夕突然睁开了双眼睛,然而眼前仍是黑暗的,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清香宁神的茉莉香味,让小夕清醒了许多,之后一只温暖细柔的玉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一直延伸到他的胸口,小腹。。。

当小夕侧过身,面对着小兰时,小兰深情而热切的眼神,彻底激发了他的欲望,爱…在此刻彻底爆发了。

风过后,小兰静静的躺在小夕的怀里,就像一只温顺乖巧的小猫,脸上挂满了幸福与。

小夕温柔的抚摸着小兰的香肩,深深的亲吻着她的长发,深吸一口发间残留的香气,茉莉香味让他着迷。

“小兰,明天我就去,在家好好陪陪你,然后我们就去世界各地,好好的玩上一阵子,你说好吗?”

“啊! 要辞职? 不行,你辞职了,谁来养我啊。。?”

“呵呵,懒猫,我要你养着我。。”

“嗯…… 好吧, 我养你。。”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窃笑)

“小兰,我刚才做了一个可怕的…”

“哦,老公…你做什么梦了呀,嘻嘻…你该不会是在梦里偷腥了吧,快,老实交待”。

“不,

不是…

那是个很可怕的梦。。。”。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