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大唐,今夜不打烊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略顿文学网 -[收藏本文]

那些人问我抽不抽烟啊!我羞涩地摇头,我说我不抽烟的啊,其实顿时有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不抽烟?然后他们开始嘲笑我,一个个胖地出油的胖子点着黄鹤楼在那里嘲笑我,他们在笑我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很气愤,我拍案而起,“吗的!谁说我不抽烟的!”然后我操起桌面上的烟点着开始猛地抽,然后我就不断咳嗽了,像不会抽烟的一样,然后周围的嘲笑声就更加严重了,所有人都在笑我,笑我不会抽烟。我害怕极了,我叫喊着:我会抽烟的啊我是会抽烟的啊!我抱着头拼命地逃跑......

然后我被吓醒了,开始我还以为这不是个,是真的。看了看手机发现才7点25分,我的闹钟8点才响,然后我又继续睡,才发现原来真的是个梦,我已经8天没有抽烟了。

————我发现这是个题记

(壹)

但是我却不知道什么叫题记,我翻私密的时候才发现有篇这种日志我没有写完的,我把原来的全部删掉了,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记得是去年年末,那时候我还在广州的大唐,那天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不过那段我也许在拼了老命地找烟抽,甚至找抽。

我每天差不多三点的时候都走到对面的小卖部,然后买包5毛钱的咪咪点根烟抽着,然后跟小卖部老板,甚至老板娘,有时候即使老板的儿子更甚是老板的孙子我也不放过,我跟他们聊天,聊那些也听不懂的东西。虽然如此,他们一家对我依然还是有防范之心。( 网:www.sanwen.net )

记得有点晚上上班上到5点多,那时候天都差不多亮了,只不过大唐这个不拉屎的地方依然如此热闹,路边摆满各式各样的小吃,有四川的有安徽的有重庆的就是没有电白的,依然有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不归宿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瞎逛什么。

关好FCK的门后我又走向对面的小卖部,看到老板娘正在织鞋子,我拿起老板娘织的鞋子大拍她的马屁,我还把鞋子放到脸上,其实真的很暖,大天的真的很冷,“哎呀!老板娘啊!你自己织鞋子卖啊!织得太好啦!好暖哦!多少钱一双啊!“

那老板娘轻蔑地笑了笑,我有点愣了,这是我第58次发现这个老板娘是上帝的杰作,她的脸很短,短到上帝不知道把她的嘴巴放在哪里,所以头疼的上帝便把她的五官全部挤在了一起,想象力丰富的人很容易就想到这应该是一只树懒不是人,所以她全家都是树懒。

这只树懒马上就发现我的图谋不轨了,因为我的58次赊烟的想法又被看穿了。

”25块一双!你买得起一双我送包双叶给你。“树懒懒洋洋地织着她的鞋子没有理我。

我从口袋拿出两块钱,那是黄一航给我搭地铁回中大的,我还骗诗苑要带个汉堡包跟杯可乐回去给她,”我不要双叶,给我两只白沙,两块钱。“

“我这不卖散装的!”

“你给我开,我明天再来买,反正我帮你买光就是了。”

“不—行—”

陕西哪里有癫痫病医院?

那树懒吓我一跳好像要咬人一样。我便无趣离开了。

我想起王瑞那时候在鸭岗做的事,现在才萌生出深深的佩服,那小子怎么跟小卖部的老板混熟的?那天我从画室失踪3天去鸭岗王瑞晚上的时候还出小卖部那里赊了张棉被,花生跟酒,而且在那小卖部坐着吃喝完,那老板没有调侃一句话,吃完就走了,“记数,月尾结!”

难道是我的方法手段出错了?导致了我一包烟也赊不了?月尾的时候王瑞那小子跑路了。胖子康还忧心忡忡地劝告他,“你这么做不厚道啊!太不厚道了!”

胖子康见着我的时候,每次都老板老板叫得乐此不疲,我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自己跟真当了老板一样,嘿嘿,我是老板!

(贰)

节就快到了,FCK每天下午这个时候都非常忙,其实我有时间也从来不去调侃店里那几个女的,感觉他们对我没有什么好感,好像生怕我会三更半夜爬进她们的床,掀开她们的杯子,然后.......帮她们盖在又轻轻地关好门走出去。我最多能做这么无聊的事。

对于一群这样的人我对提不起兴趣,一有空我就去对面的小卖部调侃那只树懒全家,但是自从58次赊烟都失败后我就不去了,我有时候借啊南一根烟然后蹲在门口抽,其实我蛮喜欢大唐。

见那些小路过我会威胁他们叫我叔叔,然后扮鬼脸吓哭他们。他领他进去吃了汉堡就不哭了,这应该是我的功劳。

所以决定去问店长借点钱花。

店长是个胖,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活泼乱跳的,如果她在看我日志的话可能会以为我越来越煞笔了,因为我在她面前一直这么煞笔,所以导致最后被炒鱿鱼的原因吧!

第一天来面试的时候感觉好像是黄一航跟邵国达找到万闲然后夹持着我来的,因为我事业大概两个月了一直在他那里白吃白喝。店长肯定吓了一跳,因为突然跑进来4个男的,4个不点东西吃的男的,一坐下就有两个开始在那里玩手机,一个低着头不说话,一个到处张望。

店长有点害怕,示意她的店员先不要走近,然后小心翼翼问了下:“你们?要吃东西?请到这边点餐。”

轮煞笔黄一航可以排第一,“呵呵!老板你好啊!我们不吃东西的。”

店长一颤,“那你们这是要.......”

“我们是来应聘的,老板娘你这还要人吗?”黄一航道。

“哦!原来是来应聘的!哈哈~!“店长很大气地走了出来,她走路的姿势很豪迈,跟那些江湖侠士一样,江湖侠士都有怪脾气,所以她也不例外把!

“四?四个吗?”店长有点惊讶,看了看那两个玩手机的又看看那个低着头不说话的。

“不!就他一个而已!”黄一航道。

我有点想突然回过神来问问他们,“啊!?我这是在哪里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但是想想应该都不可能了,看黄一航的样子想必我这次的工作是没志也必行了。

店长认为我是个幽默风趣的人,而且酷喜欢装逼的人,虽然我经常不说话。

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叁)

但是她却提防我这种人,感觉我是一种被炒了鱿鱼之后就会很开心的人,所以无论做事努不努力她应该每天都在观察然后偷偷问她老公,“怎么样?时机到了没有?明天炒他!”

工作的第一天我就要她了,半个月后一定要借两百块钱给我,不然我会死在你的店里,很庆幸半个月过得还可以,我的第一次借粮也结束了之后我又活了一个月,又是借钱的日子了,因为正赶上圣诞节,所以借钱一事被忙得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我想起我还欠诗苑一个汉堡跟一杯可乐,我在店里用员工价买了个汉堡套餐,9块钱就有个汉堡,鸡肉卷跟可乐,这是我最奢侈的日子了,也许每个月星期会有一次。我晚上下班的时候先把鸡肉卷当午餐吃了然后带剩下的汉堡跟可乐回去给她。

在回去的路上我又把那个汉堡当晚餐吃了,只好留被可乐给他,在地铁上一个苦逼好男人的形象彻底破灭了,因为我答应诗苑的汉堡又被我吃了,我看了自己的鞋子跟衣服,全都被面粉搞得脏兮兮的,像刚从工地踏出来一样,我想这么白的面粉怎么会把我搞得这么脏兮兮,我只好又把剩下的可乐喝了,因为冰都快融化了,反正我这种苦逼好男人的形象已经破灭了。

我不得不跟一堆民工站在一块,但民工还排斥我,因为我瘦得跟马骝一样,会影响他们在人们心目中干活的样子。

走出地铁站的时候我就了,等一下我要怎么跟她交代啊,我说了吃了吗?

我在中大这附近逛了好久,找到了很多家肯德基跟麦当劳,但是我买不起一个汉堡,如果一个承诺值一毛钱,我愿意用120个承诺去换一个汉堡给你再加75个承诺换一杯中可。

但是却找不到承诺交易的地方,我找了7条街也找不到一间山寨的肯德基好像我工作的山寨FCK,最后最好回凤凰村那条街市上买了个2.5元的面包,中间还夹条香肠,然后买了瓶维他奶,一共花了50个承诺。

(肆)

圣诞节终于如期而至了,那天晚上店里那个女的送了个苹果给我,我很,因为我没有欠她钱,也没有猥琐过她,她送个苹果给我。她说你现在还不可以吃,今晚是平安夜,我就感觉燕子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下班后我拿着那个苹果,在大唐逛了遍,没有被车撞死,燕子说,苹果跟平安夜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想,可能真的跟平安没有多大关系,因为我没有刻意去撞车,所以晚上还没到12点的时候我就把苹果吃了。燕子晚上下班就回学校了,我想今晚的大唐一定很热闹。

圣诞节最烦人的事来了。各大分店一起联合了起来搞活动,这是第一次见识到山寨的力量真是不可小嘘,光是在海珠区的分店就有十几家,聚集的人员有上百人,然后组成浩浩荡荡地游行队伍,大打山寨口号:吃汉堡!非常烤(FCK)!少个U不然我就F/U\CK。

我长得像马骝一样赶上用途了,那时候大家在试一套小丑的衣服,大家都好有兴致,我蹲坐旁边抽闷烟,想不到原来我有这么多比我还2的同事。他们高的太高矮的太矮小的太小,完全穿不上,店长马上发现蹲坐墙治疗癫痫西宁哪家医院好角的我这只马骝。其实她一直没怎么跟我说话的,好像防小偷一样防着我,那时候我并没有深深意识到我猥琐可以影响到一个公司企业形象的问题严重。机会来了,她一定会找我扮这个小丑,如果我要问她借钱这应该好的开始。

那天我比较倒霉,因为燕子她喜欢我旁边的米奇冒屎,那只呆板的米老鼠怎么那么得人喜欢啊,有很多小朋友围了过来要跟米奇冒屎搂搂然后拍张照,然后我被顺利地挤出了人群。燕子在人群里拖着米奇的胖手,好像迷失的孩子害怕失去大人的怀抱,有时候我想去捏捏她的脸蛋,然后被她狠狠刮一巴掌,但是她也许不会,她可能会几个星期不理我,这比刮我一巴掌还严重。

有不领情的大朋友过来了,他们的妈妈不抱着他们,我知道他们已经长大成坏孩子了,他们不怕丑陋的小丑,他们拿书打小丑,小丑好像并没有生气,淘气地到处乱窜,他们发现小丑还在笑,但是他们不知道小丑都在笑。我看不到燕子还是否在人群,我在寻找燕子红扑扑的脸蛋。一张张邪恶的笑脸不断地嘲笑袭来,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懵了,这个身体是不是我的,我是不是也在参与调弄这个小丑,他们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我是不是燕子.......

(伍)

店长很欣赏我扮演的小丑,由于这个活动要持续一个星期,所以这个星期我都要当一只小丑,所以总算可以问店长借到钱了。

有时候下班我会上万闲家吃吃饭喝喝茶什么的,他老有时候会叫我拿速写板出来画张画。看得出来,他老爸是比较喜欢有的人,恰好那时候我还有个梦想,那时候我还是想攒点钱然后去学速录的。有时候我还是能画出张好速写的,总之联考的时候应该不能,当万闲老爸问起我联考速写的时候我还是谦虚地撒了个谎,这个谎80多分,其实不过分啊,我都觉得我能考80多分。

“噢!那你联考总共考了多少分啊?”

我差点忘记了,因为我撒了很多个谎,对我老爸是考了刚刚过线,对某些同学是全班最低那个,对某些小卖部老板我考上本科,对万闲的老爸我是刚刚考上专A,万闲也考上了专A,但是他老爸对他还是很挑剔,我老爸不挑剔还是不会挑剔怎么的,我骗他说我刚刚过线他反而还为我高兴,因为我从来没有让他明白这个美术过线是个怎么回事,也许离国本很近,也许全国过线的也就那么几个。每每想到这里我还是觉得非常难过,我对不起他,我很少觉得我会对不起他这种。

从万闲家吃完饭下来就接到文的电话,自从上次来过之后这次跟王瑞也过来了,这个在小卖部界颇有成就的男人。

大唐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反正找个人也要3个小时左右,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趁大唐烧烤场正热闹的时候我们便直接奔那去了。

有时候我经常遗憾没有当成大学生,所以导致我几年后每每的时候里到处都是腐烂的初中初中高中高中,而谢文跟王瑞恰恰就是这腐烂里衍生出来的臭虫,臭虫,我想我们都是臭虫。

我们这些臭虫在天繁衍在降临的时候死去,我们逝去的只是将这些臭虫一次次繁衍又一次次死去,多年后我们成了无所事事的骚年,谁脑外伤癫痫能治好吗也没敢再提当年,当年你是多么地热血激昂。

魔去当兵了,元旦过后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走了,要两年后才回来。我现在每天掐指一算感觉时间过得还可以,还有一年半,还有一年,还有半年的时候我想会祈求时间再慢点,虽然我也很想他。

热腾腾的烤鱼上桌了,我们象征性地点了瓶啤酒,然后个个都喝的脸红耳赤。我们的青春都交给了一个在初二时非常流行的一个游戏,他流行关我屁事,我不该关心下明天上什么课,我不该关心下隔壁班有几个漂亮MM吗?我的目标丢在哪个青春路口了。我明明还记得一年前跟很多同学一起讨厌并且纠结要报那间美术学院,霎那间那声音好像变成了你一个月工资多少?你有女朋友了没?上次谢文来的时候在地铁站道别的时候他给我塞了一百块钱,还语重深长地对我说:“买包好烟抽吧!别老是抽那些5块一包的白沙了。”我差点感动地鼻涕直流。

发工资的时候我发现少了50块了,于是我去跟店长说了我工资怎么少了50块,我算了算把所有欠她的两百快还给她还是少了50块,这个月除了还给黄一航的跟谢文的刚好差50块了,我跟店长理论了好久,最终把那50块要到了。

我记得圣诞节那天晚上我还问燕子要不要去海心沙看,她说有约了,那天晚上我去看雪了,我以为我看了人生的第一场雪即使它是一场人工降雪,但是却没有,那天晚上看到了法拉利跟车震就是没有看到雪,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还走了一个多小时回中大。

我知道店长可能一直在找一个机会,我想我是不应该跟她纠结那50块的,第二天早上黄一航又接到了我的信息,以后都是5个字:我又被炒了!然后买了包白沙回宿舍睡了一觉,那天都没有见到燕子,晚上的时候我悄悄捡了包袱走了,那张被子跟枕头我嫌她们太碍事便丢在楼下的垃圾桶了,我塞了好久,才把那张被子塞进那个小小的垃圾桶里。

感觉我是应该不属于大唐这个世界了,这个鸟语遍地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叽叽咕咕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每天早上要跟床纠缠半个小时然后最后决定要不要起床,每天不去对面的小卖部了,也没打算去问那只树懒赊烟了,我蹲在墙角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即使有人注意到我也不会轻蔑地对我一笑更不会知道那天有个2B在大唐扮小丑吓哭我的孩子。晚上下班的时候可能再挑不准凌晨5点这么微妙微俏的时间,只是8点的大唐依然别有一番风情。

走的时候燕子可能并不知道,即使她知道了她也不会跑出来对我说,带我走吧!那只是我里的大部分2B场景不会发生在人间,燕子根本没看过两眼,我想我也没欠过诗苑一个汉堡跟可乐,我欠的也许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哪怕是一毛钱一个的承诺。

啊南跟小娟象征性地送我走到了地铁站,我挥手向他们告别,快进地铁站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手里提的衣服也特别碍手碍脚,于是我把它们全都丢了,我背着一个空包来,背着一个空包走,也许这才是我。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杯二锅头,朋友如果你看到这里就要远走,请干了这杯二锅头。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