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攀路生・半路死-[乡土小说]

时间:2021-01-09来源:略顿文学网 -[收藏本文]

“攀路生,半路死!攀路生,半路死……”暮色中,一个提着编制袋的拾荒老头正被一群小孩奚落,这个老头名叫攀路生,已七十有余。

攀路生是文革时期被下放到我村里拾牛粪的“不良分子”,由于他没有家室,改革开放后也就在我村落了脚,从此过上了拾荒的生活。不知何时,攀路生被村里小孩喊成了“半路死”,这也许是大人们教的,起初攀路生还骂这些孩子没教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攀路生和我爷爷交好,最喜欢同我爷爷讲起他的故事,我爷爷是木匠,在别家做木匠时,我常常在旁边玩耍。

“我曾经一顿吃过20头猪,你吃过没有?”攀路生问我爷爷道。

合肥到哪治疗癫痫?得:2em;"> “我在东北打拼时,和我的四位朋友一顿吃了20头猪,哈哈!我们把20头活猪吊在大树上,用皮鞭抽打致死,这样打死的猪背脊上有二两红色的肉,格外鲜嫩,我们就把那二两肉割下来吃了,其他部分都扔掉。”

这个故事我至少听了十遍,但我每次都听得如痴如醉,我很崇敬攀路生,从不叫他半路死。

“你知道吗,就在我们的浦市镇,曾经有过闻名省内外的‘一台两头’,知道是什么吗?浦市古戏台,有十六丈长,八丈宽,能承载十三省会馆所有的节目;浦市万寿宫古柱头,共十根,均是千年古树制成的,每根都要两个人合围;浦市古码头,有100块一丈宽的青石板,来往的商船络绎不绝。可惜这‘一台两头’,后来都被破坏掉了,我在浦市开赌场时,也参与了其中的破坏活动。”

治疗癫痫最好的中医"> 爷爷不紧不慢地舞动刨子、锯子,时而附和攀路生两句,这越发激起了攀路生内心深处的火花。只见攀路生滔滔不绝,越讲越起劲,喷出来的口水像钢钉般定在厚厚的灰尘上,我跟着他的思维穿梭了古今,领略了各种奇闻轶事,更是期望有一天能像他一样走南闯北、横刀立马。

攀路生声情并茂地讲完了他的故事,便提起编制袋去拾荒了,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实在有着丐帮帮主乔峰的英雄气。我常常暗自讥笑哪些把攀路生喊做半路死的小孩,因为他们不懂得攀路生是怎样一位英雄人物,他们实在是愚昧无知。

然而在一个冷清的下午,我听到了攀路生的叫喊声――“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啊,连我这70岁老头的血汗钱都要抢啊!”只见三五个染着黄头发的家伙,把攀路生强按在地上搜身,攀路上辛苦拾荒多日才得的十来元钱就这样被硬抢了过去,哪些黄头发们还狠狠地踢了攀路小孩怎么抽搐生两脚,并不停地骂“半路死”。攀路生很生气也很沮丧也许更多的是悲伤,看到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受委屈,我恨不得挺身而出、拔刀相助,奈何自己年幼,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只好在心里暗暗地诅咒这些人不得好死。

攀路生第一次遭遇强抢,他似乎很不习惯,我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他似乎瞬间也老了很多,乔峰般的英雄起也在瞬间少了很多。

也是在一个冷清的下午,爷爷告诉了攀路生死了,而且是死在半路上。我问爷爷攀路生怎么突然就半路死了,爷爷说他发现攀路生死在半路上时,浑身都是湿透的,估计是在拾荒时掉进水坑里了。爷爷还说攀路生是真该死了,因为攀路生在爬回家的途中,没有经过爷爷做木匠的那条路,而是从另一条路往回爬,结果冻死在半路,如果他当时从爷爷做木匠那条路爬回去,爷爷看见了肯定会帮他生一堆火取暖,兴许还可以挽回一命,也许是攀路癫痫病会不会复发生真该死了,谁叫他爬错了道。

攀路生死在了半路,村委会立马就来了人,商量怎样安置他。后来村委会通知了乡镇府,乡镇府来了几个穿西装的,他们很时髦,也说着一些时髦的话,其中一个年轻的说现在的空巢老人实在是社会的大问题,我实在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很是时髦。

攀路生真的成了半路死,我不太愿意相信我的大英雄就这样与我长辞了,总是还想听攀路生年轻时的辉煌事迹,总是还幻想有一天能有攀路生一样的作为,但是出殡那天的鞭炮声确实很清楚地告诉我――攀路生真的死了。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